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4th Oct 2011 | 一般
這幾日放假回到了叫做家鄉的地方,田野是寬廣的,太陽照的身體很是舒服,那白白的雲襯托著藍藍天空,這場景是美的,蹲坐在山頂上,看著腳下的房子,街道,和哪一塊塊金黃的麥田,我崇拜的仰望著,那些小時侯的畫面如想像一般,從新出現在我忙碌的腦海裡,心裡是安靜的,乾淨的,還能要求什麼,時間短暫我以知足,如果可以從新選擇,我要做個男人,不去接觸外面的繁華與黑夜的一面,老實慇勤的堅守著這片天地,要一切如出生第一眼看到那般完好,而今那片山,那條河,被頹廢成了鐵礦,被污染成了臭河溝,不在美了,不在讓人嚮往了,心疼的,那些都是同我一個年代的孩子的天堂,全完了,卻沒人在意,誰來拯救啊,全沒了,誰會珍惜,20年什麼樣的變化,人們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,不明白。如果可以我會做個敢當的男人,娶妻生子,不要什麼只要全家幸福快樂,給愛我的,我愛的家人帶來安全感,可是一切都是不可能,我還是得回去,回到那個我討厭卻割捨不掉的地方,那裡有我的不現實,有我的奢望,我嘗試到了慾望,我看到了貪婪的東西,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想法,我知道我髒了,回不到以前自己了,或許一切本身就不正常。幾日的早氣起早睡,有一些不適應,眼睛喜歡的觀察著我在意的地方,清晨我會看到男人扛著重重的柴火,女人帶著灰灰的頭巾燒著柴火,面孔上有些不耐煩,有些習慣,也有些平和,半晚我會看到,矮矮的瓦房吐出白白的青煙,慢慢的消失,多美美,我的心恍惚著,什麼樣的畫面,生活為什麼會變得這般的簡單,這般的讓人看懂卻又搞不明白自己是怎麼的過活。      突然一陣哭聲吵醒了我,我知道又有人去了,或者是老人,或者是年輕的,但肯定是離開了塵世,浮華已過,人走茶涼,傷感是注定的,萬物都會循環從開始到結束,沒多大時間,親人們互相的聊天,聊的話題是死去的那個人老人,老人與親人一樣的年齡,親人們說的很麻木,話題大概是老人離開的是好的,不給小輩添麻煩,然後說的一些我聽不懂的話,但我知道他們也是害怕的,眼底明顯有些不捨得,有些看不清的落寞,呵呵,我想我到了那個年紀會是什麼樣的心態呢,自嘲。在過一天老人就要被永遠的埋藏與地下,在也看不到這片天,在也看不到家鄉的變化,他們只能感受到家鄉泥土的冷暖,這就要結束了,我想不明白為什麼要在我回家的這幾日離去呢,我敢肯定我是認識老人的,但是記不清了,呵呵時間真是好東西,結束就忘記吧,      家鄉是不大的,小小的暖暖的,一個人不會寂寞,夜黑也不會害怕,偶遇熟人親切的問候一下,很溫暖,我渴望這真摯的關心,在他們之間會知道一些事情,好的不好的,卻發現他們不會自卑,不會傷感,他們眼睛裡我只看到快樂,沒有灰色的情感,簡單美好,我聽到這兩年同我一般大的孩子有很多都結婚了,也有一部分生兒育女,20芳華卻要感受著做母親的善良,20芳華沒有定性的年齡,卻要包涵生活的負擔,青梅竹馬會幸福麼,20多年的熟悉會有愛情的純在麼,不能體會,或許是另一種美,我羨慕了,想他們住在自己的家從孩子扮成家長會很舒服吧,明天我就要離開了,回到該回去的地方,明天卻有一個我14歲曾在意過的人即將走進別人的家,從此兩個人生活,然後變成三個人生活,成為長者,成為一個家的根,他們結合在一起,幸福的依偎著,感受溫暖,感受疼愛,當然也會因瑣事發生口角,那也一定會很幸福吧,我不敢去想他們的事,心裡有些淡淡的傷感,祝福!心底默默的說,祝福,要永久幸福,永遠的再見,結合是開始的前沿,是結束的開始。      結束·結合,是生命的開始,循環著,循環著,我們卻被時間淘汰。自卑吧~浮華以過```人走茶涼 資料來源:GTGT-郭濤的BLOG | 慈悲 | 「牙」口不能無「顏」 | 依然是一個人 | 熊育群的部落格 | 葉一茜的QQ糖基地 | The Scoop, Congressional Quarterly |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's Daily Update | 吳稼祥BLOG:用思想來感恩 | 辰光四溢-劉若辰 |